微生一芷

很肤浅的人
在努力学习
希望可以有人讲话

碎碎念

空煞空《转瞬微光》的读后感
01
XD一臉郁悶地拿筷子戳飯盒的空感覺很妙啊hhhhh說什麼不喝完你就不用回去了,果然是在別扭啊
茄子好無辜,為什麼要在這裡看你們秀恩愛
煞魔子好犯規
這樣講話的史仗義也很犯規
是在生氣沒辦法光明正大關心嗎
02
[有事嗎]
老母親的微笑
四捨五入這就是被搭訕,敲黑板,學著點
[很難維持平常跟不熟的人的說話方式]?
悄悄都有一點關注對方吧?
仗義講話真的很大膽,在很多時候
羨慕極了,衝進去抱抱空
拋硬幣可以一次解決兩個問題
這麼默契請一直在一起
空啊,有時候想太多就會給自己挖坑哦
03
[眼罩要掉了]
好牽強啊明明是你自己取下來的啊哈哈哈哈
不過被發現的話是真的沒有辦法解釋,太尷尬了——我覺得你很好看所以...

2018-11-14

【穆仙凤】不若飞絮乱红

        “剑儒没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
        默言歆拦她,她停住脚步,听他低声道:“侠刀发狂,天章古圣阁门生惨遭屠戮,桐文约战蜀道行,亦亡于刀下。”
        她一时失语,犹豫过后缓步上前,轻叩门扉。
        “主人...

2018-10-04

【空煞空】Crossover

        有这样一天,只是一个普通的午后,梦境真正在现实以外,一觉醒来不记得梦里相遇的人。好像灵魂和世间多一层联系,生活在眼底,缓慢而温柔地包裹他。
        在煞魔子冥想的这一刻,史仗义推门而入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瞬间,他眼里全都是他。
        史仗义看见他醒来,过去拉窗帘,没听见他讲话,凑过来看他...

2018-07-22

【泽非】梦幻年代

        路明非很少梦到以前的老房子。但也不是不会梦到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渐渐发现,一年也许会有一次这样的梦,短短一个小时看某人一生,却让自己明明白白记着。其实分不清是记忆还是臆想,但是一直只有他一个人,灵视里见到路鸣泽以后,却不做这个梦了。他隐隐有预感,但不去想,就可以装作不明白,毕竟没有人必须要记住自己的每个瞬间。

        以前在书里读到过一个人,将自己当下重要...

2018-06-26

【双红】不知道起什么题目…

        在这场火烧到玄同身上之前,他先一步从内城遛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但既然已经起了火,既然他们的父亲一早就埋下了冲突的种子,他们之间便没有哪个是能独善其身的,管他是不是无心权位。于是他们虽然明里暗里都知道玄同要离开,没等他动身,就各自派了得力主将去招呼他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一批是大太子玄膑的人马,彼时他受了暗算,多多少少有些伤,出城以后的路走得十分艰辛。他到...

2017-09-10

#霹雳同人##龙剑#《最后一栋行政楼》 【后记】

在正文里读到哪个点,突然一下子绷不住,哭到尾,很难说看出了什么,但就是,发生了,我看见了(…

好像瞬间,所有因年岁蹉跎(虽然并非故作矫情)而有的感受,或是那些反复思量过的,钦羡向往的画面和场景,比不起这一刻,一并褪色,斑驳,模糊了。可能是太阳正在下落,余晖尚且温暖,不在乎我泪流满面。

之后龙宿的很多年,还要继续下去,也许在同样的余晖里,也许在别的什么时候。

正好在听一首歌,“从此茫茫岁月或有人传说,你今生,曾爱过我。”

给太太比个心(都不够,翻lofter真是和挖宝一样了

Luthien_1998:

【后记】



时隔一年,我才为它写下后记。...

2017-08-04

《涉水》

        今夜的月亮得出奇,也不知是不是被重重树叶遮挡的缘故,散落下来的几缕反倒如同日光一般,映在周遭的叶与草上,似乎在微微发光。这也使得符水灵的视野不那么狭小,她还有些草药没有找到,但已是深夜了,她考虑是不是该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 心里想着,她打了个哈欠,翻了一日的山,收获也还可观,她心里默念几遍,祖师爷有训,凡事量力而行,不可亏损根本。决心还是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...

2017-05-30
1 / 2

© 微生一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