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生一芷

很肤浅的人
在努力学习
希望可以有人讲话

【双红】《风霜客》

         赩翼坐在酒馆,点酒时依旧要了杯茶。

         酒馆消息灵通,武林轶事层出不穷,他也权当下酒。那些故事有的互相关联,不时曝出陈年隐情,入耳都觉是一片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     爱恨如急雨打碎池中的过往,最后依旧尘归尘土归土。泪和了雨,抬眼只余满目疮痍,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懂得,其他也不过与人唏嘘,作了酒客们的谈资 。只是自森狱封关,已鲜有消息流出,他不愿去森狱,想知道玄同的情况,也无处探寻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这次他回来,却觉得有什么不对。素贤人的时代仿佛已逝去许久,听不到只字片语,明明以前有很多有关他的事迹。赩翼每想到这里,心里有个声音仿佛催促着他,他却始终不明觉厉。赩翼走出酒馆,撑了伞漫无目的地前行,望望四处的景致,似乎还是他过去到过的地方,一样的竹林、枫林和溪水。走了很久,他抬头,发现自己还是到了葬天关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过似乎有些不同。他知道这里是森狱地界,但他并未看到应在山巅的宫阙,只有薄雾萦绕着郁郁葱葱的树林。再深入其中,三惹秤原冷热交替,血瀑布飞泻千丈,黑月在远处缓缓转动。他熟悉的,不熟悉的,似乎都还是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赩翼有些茫然,莫非是他复活的时间太久,久得连玄同都成了一抔黄土?他在四处走动,只得感慨光阴似箭时光易逝,过往如风不可多求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心里小声说,原今后雨雪有人为你撑伞,风寒有人替你遮挡。

         暮色四合,血色云霞铺天而来,赩翼正在高处,目光四扫时一道钝光一闪而过。他心下惊奇,循着方向过去,发现一扇古旧的铜门,嵌在石壁里,旁边是几阶台阶顺着地势向上,像是原本上面有什么建筑。门环上刻着的枫叶已锈蚀发黄,映着暮色像是一片轻薄的枯叶。他握住门环使力向外,一片尘土从缝隙冲向面门,让他呛了几声。室内遍地灰尘,四壁像是被挤压过,浇筑的铜石碎裂在地上砸出深坑,又被灰尘掩住,厚厚盖了一层,如同造型奇特的坟墓和墓碑。

         赩翼点了火把,向前走了几步,却不防被地上的什么东西绊了一跤,火光一时明灭不定。他俯过身去看,是柄剑被压在石下,刃口斜向着门口。若不是剑刃被锈蚀变得斑驳,他估计要流些血。赩翼多看了几眼,觉得这剑甚是熟悉,他转过身随手拎起其他一柄,石块遇到气劲化为湮尘,手中剑居然也不堪负荷碎成几节。他又去拾那一柄剑,熟悉的护手露出来,却已塌了一角。

         是风刃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忽然知道这是哪里了,是玄同的剑窖。

         尘土中有他见过的剑,蚍蛉、无妄、甚至是魔罗天章,利刃已钝,拔剑时摩擦剑鞘发出酸涩的声响,像是亡故后仅存的嘶鸣。也许曾有满腔悲怨,却终被时间淹没,渐渐再发不出吟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时间太长就有人说沧海桑田,而之后山河其实并未更改。草木比人活得长久,沧海桑田只是哄人的说辞,掩饰已被偷换的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 赩翼席地而坐,恍然觉得自己是进入了另一个时空。他刚刚还觉得,只是我生君已老而已,现下却又有一股悲恸莫名涌出,有情无情,都像从哪里偷来的嗔痴。

         与他和玄同间一点不符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指尖一一掠过几柄长剑,轻声问,你死后,是谁为你送行?

         故人尚在时,没有相会的必要,是因为知道他在哪里,音容虽不能入眼,却可以听到关于他的只字片语。故人不在时,脑海中徒留面容模糊的剪影,轮廓融进背景,回想他说过的话,都难得令人望而却步。原来是只有活着才有的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恍惚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又是梦。

         赩翼从前想过,玄同爱剑如痴,梦里会不会也是他的剑,没想到他倒是体会这一遭了。一时眼前景象扭曲翻搅,把他甩回了现实。眼皮沉重,似乎在他睡着时粘合在一起,竭力阻断他的视线。烛光飘忽,似是有风吹拂,将灭未灭,他床边一人投下影子,赩翼费力去看,是玄同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还穿着朝服,应该是刚处理完政务。玄色庄重,让他隐于黑夜,他红发束起,只有衣上隐秘的刺绣映着烛火,散出细碎的流光,提醒赩翼他的存在。这光似是晃眼,赩翼抬肘遮住双眼,不予理会,看上去到像是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下雨了。”玄同轻声与他说,“我看见窗户开着,走来发现你睡的不安稳。”他再没有说更多的话,只微敛了眼去看赩翼,为他掖了掖被角。

         听他这样说,赩翼才恍惚听见外面的雨声,雨声渐渐清晰起来,像是阻碍的薄膜被揉散在空气里。雨水落在走廊的青石板上,柔软破碎,是夏夜独特的缱绻。赩翼放下了胳膊,静静看着玄同,眼中没有一丝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 玄同心下恻然,抬手虚拢在赩翼面侧,拇指抚上他的眼角,那里有一点绯色,像是勾了一丝蔻丹,艳艳地晕染开,触手炽热。

         赩翼忽然侧首,去吻玄同的手心。

END

歌里唱着:“一梦不歇,百年未别离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