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生一芷

很肤浅的人
在努力学习
希望可以有人讲话

【双红】《歧路》(一)

现代篇。
没头没尾,大概是坑。


        “这边的事麻烦你多看顾,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。”面容儒雅的人微笑着这么说,金瓯那边多次找他,素还真需要亲自去谈一些事。但他担心玄同一人不太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 玄同明白他的顾虑,他点点头:“你放心。我大哥还在这边,我会找他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 素还真沉吟一瞬,又交代了几件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短暂道别,素还真离开时玄膑的电话正打进来,他只说了几句,忽然一抹红划过眼,玄同下意识转头去寻找那个身影,遥远的对面有个面容相似的人,正向门口走去,似乎并没有发现玄同。挽风曲?他有些不敢相信,匆匆挂了电话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赩翼苍鸆走出机场大厅,他没有带很多行李,只有一柄伞。旁边的车对着他鸣笛几声,他很快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 车发动没几步,千玉屑忽然开口:“路上不要看见什么人都追。”他瞥了眼后视镜,拐弯处玄同的面容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赩翼转过头,没听明白这句没头没脑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没人和你同路。”千玉屑漫不经心地打着方向盘,似乎只是随口一提。

        赩翼抿唇,扭过头去,一言不发地盯着窗外,假装没听见千玉屑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千玉屑也不甚在意,目前最重要的是红冕和战栗公的冲突,急需人手才调了赩翼回来,况且国外只有赩翼一个人,如果出事大概都没有一点消息。只要避免让他出现在有玄同的场所,就不会再生枝节。

        飞机上一直没有睡,加上他还没倒过时差,外面的面孔一张张闪过,如同加速的电影片段,赩翼看得有些累,累积的困意涌上来,他调整了下姿势就闭了眼。千玉屑看他一眼,抬手关闭了导航。

        他还没有睡着,心里迷迷糊糊回想着千玉屑的话,他不常说这种话,刚刚就很反常,不知怎么他突然想到玄同。

        很久之前赩翼转学到这边时就听过玄同的名字。彼时千玉屑在阎王手下做事,有一次提起森狱那个庞大的家族。正巧那时龙戬决定把公司转移,而红冕里只有赩翼还是学生,龙戬不放心他一个人留在那边的学校,就替他转了学籍。

        他其实不太愿意继续上学,这些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用处,他觉得在家里可以学到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 龙戬听他这样提起,沉默了一会儿,问他,你可以有更多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,这样不好吗?

        千玉屑当时就在旁边,没等他回话就拍了他一巴掌,说想帮忙就滚去学习,把字认全再说话!

        这件事就搁下了,他再没有提过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他有时会看到一个跟他很像的人,但只是远远看到,并没有靠近过。

        新的环境他还有点局促,有时他参与到别人的话题里,说了几句却没有人理会,渐渐他也不再开口。他时常会带着那柄赭红的伞,有时看着它出神,也算是消磨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以为自己不会和别人有什么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 身后很多人喧闹着走出教学楼,赩翼听见其中有人问:“你没有带伞吗?”那个声音不大,冷冷清清的,又很快被其他的言语声覆盖。许多共撑一柄伞的人自他身边走过,刚刚说话的人大概也在某一柄伞下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没有带伞?”又听见有人这样问,赩翼仰了仰头,去看门口那些车里有没有红冕的人。他的伞被拿去修了,本就是陈旧的物件,他又时刻带着,难免会有损坏,却不想刚好赶上暴雨。而且手机还没电。倒霉的事凑在一起发生,他感觉还有点奇妙。

        他轻轻开口,假装这个问题是在问他:“对啊,没带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早点说咯,借给你用。”有个人窜到旁边,递过来一把伞,比划了一下教学楼到大门的距离,“看你一个人站在这儿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,明天不是还要考试吗,早点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赩翼茫然地看着他,认出他是同级的紫色余分,经常和那个玄同在一起的人。不及开口,那人友善地对他微笑,把伞塞进他手里,走向远处另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那就是玄同,赩翼反应过来,他看见那双相似的眉眼扫过他,对他点了点头,又很快移开了。他只听见紫色余分对玄同抱怨说也不等他一等,再只剩下嘈杂的雨声。

        看那两人身影远去,忽然起了风,雨水被吹进来落在他额角,他抬手擦去,又低头撑开伞,踏入雨幕。

        赩翼记得那天他半路突然想起其他人都出去忙了,所以才没有人去接他。他还不是十分清楚回去的路线,但幸好还是找对了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 等他到家时,雨也已经停了。

        赩翼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这些,都是很久之前的事。他迷蒙间叹了口气,很快意识沉入黑暗。

评论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