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生一芷

很肤浅的人
在努力学习
希望可以有人讲话

【漠御】biu

        “我觉得很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他蹙着眉,用余光去看身边的人。他动了动手指,旁边人的温度正源源不断传过来,他能感受到心脏鼓动的声响,他想去握那人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 他还没有动作,甚至还没有准备好,那人似乎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 夜里静悄悄的,星星点点的亮光从空中泄下来,照不亮他的脸,也没有风。空气中有种遥远的感觉,像是雨后的雾气,轻轻袅袅在脚下铺着,晃一晃脚就能漾起波浪。

        那人也确实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眼前泛起的雾花,那人的衣角也不时在他视野中扫过,似乎是蓝色的,或是白色,一时间许多想法在心头滚过,炽热难当,有点点钝痛。但他又不记得自己想了什么,他也许只是发了会儿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忽然想起来问:“冷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,不冷。”那人似乎在笑,回话时心情很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但紧接着他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眉间蹙得更紧了,想解衣服给那人披上,却被对方抢先一步。他感觉到有冰凉的手指拂过他眉间,轻轻揉着皱痕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自觉地放松下来,一时间却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他想自己应该主动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 他终于伸手去握他的手,但只触到与那人体温一样温热的、空阔的袖管。

        他想说什么,想将胸腔里的感情都释放出来,但喉间像是哽着什么,只能发出一声声宛如哭泣的声响。他忽然很难过,捏着那人袖管的手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 冰凉的手指遮住了他的眼,那人靠在他耳边说:“没关系的。”温热的呼吸洒在他颈侧,他的头轻轻抵在他肩上,声音很低,重复说着,我觉得很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 “很冷……我很冷。”他将自己的手覆在那人手上,压住自己的眼帘,感受着他的冰冷,但还是有泪水从眼角落下去,滴在衣襟上。

        他听见他说:“你可以活下去,你要做很多事,很多自己的事,你可以娶一个温柔的妻子,可以有更多朋友,也许还能有一个孩子,你可以教他使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他渴望听到他的声音,却还是强硬地打断他的话:“可我不会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,如果这让你痛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忽然觉得很生气,心里一阵阵闷痛,他喃喃道:“这是我自己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忘了我吧……忘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那人的声音渐渐弱下去,他依旧紧握着他的手,覆在自己眼睛上,他不愿去看他的模样,只是将另一只手环过他的身体,害怕他落入尘埃。


*
夜雨寄北使我难过,越想越难过。建立的文档是灰色的,又有点蓝,这个软件真懂我。

评论(6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