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生一芷

很肤浅的人
在努力学习
希望可以有人讲话

《涉水》

        今夜的月亮得出奇,也不知是不是被重重树叶遮挡的缘故,散落下来的几缕反倒如同日光一般,映在周遭的叶与草上,似乎在微微发光。这也使得符水灵的视野不那么狭小,她还有些草药没有找到,但已是深夜了,她考虑是不是该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 心里想着,她打了个哈欠,翻了一日的山,收获也还可观,她心里默念几遍,祖师爷有训,凡事量力而行,不可亏损根本。决心还是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 想来她白日里还和几只野兽斗智斗勇,深夜山林更是危机四伏,有灵符傍身并不是肆意妄为的理由。她强打起精神,风尘仆仆赶回茹藘堂,回去时倒没有费多少时间。效率还是不够啊,她叹口气,想回去还是再瞧瞧祖师爷留下的图鉴。

        本以为终于能好好休息,再走近几步,挑开枝桠却看见坐在院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累得有些迷迷糊糊,符水灵觉得她马上就能被睡魔折磨过去,那条身影乍然入眼,她反倒一激灵,醒了些许,脑中虽有茫然,但家门就在前,总不能不进。院里的人也转头看过来了,似乎很惊讶的样子,问她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 没,就是困,她讲了两句,有些为难,我恐怕留不了你。

        纵然不解,盗天下还是顺从地接过她背上的竹篓,托着她的胳膊把她扶进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和衣躺在榻上,符水灵感觉有人用湿巾替她擦了脸和手心,仅限于此,她终于抵挡不住睡意,歪头沉入黑暗了。

        次日她一出门就瞧见桌上一碟粽子,青绿的竹叶还在发亮,被麻绳穿了一串,似乎刚煮熟不久。盗天下在旁边捧着茶,见她收拾妥当,抬下巴指墙边的竹篓,我看了你采回来的草,有一株是错了,没有毒,倒是助眠,所以你才不太清醒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啊,怪不得。她揉了揉额角,探过去看是哪一株,与其他的捏在手里两厢对比,确实是像,有助眠的功效一般是迷药成分了。祖师爷有训,温故而知新,念叨了几遍,她觉得头疼有缓解,放下草去看那碟粽子,我都忘了是端午,让你等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    小事,他递过来一盏茶,尝尝粽子,甜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盗天下来时总不与她打招呼,有时难免被符人缠身,也不见他多有悔改,好像受挫的不是他一样。有时符水灵怀疑他的字牒之能已然不惧灵符,但这种猜测绝无可能,他们能力相近,本质却又不同,思来想去,还是觉得他闲。

        北风其凉,雨雪其雱。他抚着折扇,叹出一口气,他的目光没有定处,似乎是受了一些不甚明晰的心思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 难得从他口中听得政事,倒是稀奇。

        山野闲人不是也当得挺好,符水灵斜过去一眼,填满热茶推盏过去,想这么多,你又争得过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 盗天下不置可否,将茶杯端在手里,挑起另一个话头。听说,妖市又换了新的主事。

        是吗,你不是没有做官的打算?

        原本也是,他抿了一口茶水,感觉身体都暖和起来,我见过他了,反倒有些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会很艰难。她简要评价。

        他含笑冲她颔首,算是承下这句,折扇上的花鸟遮住他半张脸,文质彬彬的样子,讲出的话却有些气人,咱们可是好友啊,若有困难,还望不吝相助。

        符水灵哼哼几声,道了一句狗盗。

        盗天下晃了晃折扇,符鸡鸣呀,我们彼此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后来她正扫着地上的落叶,把它们拢在一处,不知怎么看着有些出神。临冬时节,夜里总是风骤,枝桠上干枯的树叶簌簌落下,没有丝毫留恋的样子,清理它们的残骸已经是她最近一项重要活动了。清晨的雾还没有散尽,她的视线又移向别处,转眼间似乎在朦胧的林间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像,隐约的树枝勾出一条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 她惊然想起一人,一个她去世不久的朋友。那时她听闻他的死讯,是自逃出的流民口中,妖市已然民不聊生,活下来的人们大多为这个消息欢欣鼓舞,这喜悦背后有多少难以言明的情感,却是不能深究。她没有多看这些,只是独自回到茹藘堂,对着院里的红幔出神。魔息山一战竟是永别。

        她无法为盗天下辩解什么,她只明白,自他选择一条路时,就会斩断所有退路,无论被迫与否。

        好友?哼哼。

        确实很艰难啊。她想。

        妖市的命运一早就被定下,因果轮回不过如是,却有人心甘情愿坠入火网,掏出自己的心肺和感情,期许一个改变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 如今回想,那时别见黄花落回来找她,提起龙戬,心照不宣地掠过盗天下,说不清不如休要再提。她也似乎真正渡过了法劫,回来的是灵力,失去的是两个也许永不再见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雾将散尽,光裸的树枝露出边角,像是刺一样,挑破被遮掩的日光,金光散落下来,落在枯叶上,也落进她眼中,亮得她眼睛酸痛。她安置好扫帚,反身回去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*
1.        题目取自《诗经 国风 邶风 匏有苦叶》:“人涉卬否,卬须我友。”人在渡河我在岸,我等朋友来结伴。原本想写进去,但是它本意写女子等待她的未婚夫,写了倒是不合时宜。
2.        “北风其凉,雨雪其雱。”来自《邶风 北风》,写百姓逃亡。

两句都是私心了。
最重要的是!!!读了幻世静太太的《魂梦与君同》,私心很认同其中解开阴冥八盅的影响,希望没有写得像抄袭(自暴自弃就你这水平(啪叽

评论

热度(5)